【大国新村:沿着总书记的足迹】以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促进共同富裕

发布时间:2024-04-15 02:08:12 来源: sp20240415

  编者按:中国式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有利于提高农民收入水平、促进农村农民共同富裕,是提升农村公共服务能力、完善乡村治理的有效手段。2023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考察时强调,“加快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深入实施乡村建设行动,促进共同富裕”。今天,中国政法大学地方财政金融与农村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文嘉和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博导李蕊为我们分享共同富裕背景下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实践路径。

  【经验分享】

  济南章丘西石河村:组织引领集体经济致富路

  2018年6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双山街道三涧溪村考察时强调,农业农村工作,说一千、道一万,增加农民收入是关键。

  章丘区西石河村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村书记带领班子坚持一心为民,村干部以“公心”树“公信”,不与民争利,把机会最大限度让给村民。在实施整村旧村改造过程中,西石河村坚持商业街、市场等所有商业资产归集体所有,并根据“按人确权、按股分红、动静结合、细腻包容”的分股原则,参照公司股权分配方式,探索设置了个人股、土地股、优先股、劳龄股等股种,村集体收入逐年提升,村民的分红也在逐年提高,村民总计分红从2018年的450万元增至2022年的536万元,走出了一条集体经济致富路。

  【经验分享】

  浙江仙居振兴村:产业支撑,构建起共富造血“大动脉”

  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埠头镇振兴村由三溪村、寺东村、宝岸村、永新村四个自然村组成,历经2013年、2018年两轮行政村规模调整,组建新村“振兴”,寓意“乡村振兴”。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到三溪村考察调研。十七年来,振兴村深入实施“千万工程”,一手抓党建、一手抓发展,积极谋划各项民生实事,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驶入了共同富裕的“快车道”。

  振兴村以环境整治为抓手,通过集中养殖、做大做强“大白鹅产业”带动农户发家致富,江腾大白鹅专业合作社应运而生。考虑到养鹅场四周无遮挡、光照充足的有利条件,振兴村将“养殖大白鹅、发展新能源和壮大村集体经济”三者有机结合,联合江腾大白鹅专业合作社建设光伏发电项目。为了方便村民就业增收,在乡贤的牵线搭桥下,振兴村积极对接义乌来料加工市场,发展投资少、风险小、就业方式灵活的来料加工项目,建成了“振兴共富工坊”和“振兴臻心共富工坊”,为村民提供了50多个就业岗位,有效推进村民增收致富。

  【专家解读】

  作者:中国政法大学地方财政金融与农村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文嘉;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博导 李蕊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推进共同富裕,最繁重、最艰巨的任务依然在农村。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对促进农村农民共同富裕具有重要意义。关于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基本内涵和发展途径,2023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构建产权关系明晰、治理架构科学、经营方式稳健、收益分配合理的运行机制,探索资源发包、物业出租、居间服务、资产参股等多样化途径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目前,就各地既往实践来看,在多样化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进程中,仍需进一步阐明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对促进共同富裕的实践价值,总结各方发展路径中蕴含的共性原则,为实现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更高水平、更加均衡发展提供参考。

  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对于促进共同富裕的实践价值

  新时代共同富裕是包含广大农民群体的全民富裕,是实现农业高质量发展、农村治理现代化、宜居宜业和美乡村建设的全面富裕,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对于促进农业、农村、农民三个维度的共同富裕具有十分重要的实践价值。

  首先,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是建设农业强国的必由之路。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建立在市场主导资源配置基础上,治理架构更科学、经营方式更稳健、发展途径更多元,既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更具备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一方面,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有利于推动农业产业发展动力转换更新,实现农业生产力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破除此前集体经济“‘分’多‘统’少”的不良格局,实现以“分”为基础,优化“统”的功能来实现更高水平的“统分结合”,有效实现农业发展效率跃升,从而更能实现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生产安全,推进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能够不断满足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科技装备需要,其强大的劳动联合或资本联合能力更便于将农户组织起来,形成共建共赢的劳动合力,形成规模化、科技化、机械化等现代农业生产模式,不断增强我国农业综合竞争力。

  其次,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是促进农村治理现代化的物质基础。一方面,有助于农村治理“硬件”的强化,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满足了村级基层组织日常治理活动的物质需求,并且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全方位需求,包括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建设乡村基础设施、提供教科文卫多领域公共服务等,使基层党组织、村民委员会、集体经济组织等治理主体更有能力服务广大农民。另一方面,有助于治理“软件”的更新,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同时也要求基层组织具备更科学的管理经营方式、更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更民主的自治氛围、更文明的乡风环境,这就要求基层组织提升基层治理能力,完善治理体系,切实履行治理责任,持续促进自治、共治、德治、法治相统一的农村治理现代化进程。

  最后,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是实现农民共同富裕的必要条件。“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共享发展理念是共同富裕的应有之义,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集体所有性质和市场化资源配置模式,使之更有利于兼顾“公平”与“效率”,既把蛋糕做大,又能分好。从各地的实践看,一方面,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目前探索出的现代物流、休闲旅游、特色电商等新产业、新业态,可以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延长传统农业产业链,创造更多的非农就业岗位,让农户获得更多产业发展的收入。另一方面,利用农村闲置土地、房产等资源进行的资源发包、物业出租、资产参股等模式,可以使农户参与集体资产分红等二次收入分配,使农村集体资产切实转化为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来源,也为农业富余劳动力从事非农产业创造条件,拓展了农民增收的渠道。

  发展壮大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应坚持哪些原则

  各地为多元化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进行了许多实践探索。以浙江为例,目前较为成熟的发展路径包括:合作开发联营式的“飞地”抱团型、资产盘活带富型、乡村经营创富型、股权分红促富型和服务输出奔富型。不同地区的不同发展路径之间,具有如下共性选择,这也是选择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路径的共性原则。

  坚持党的领导贯穿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始终。近年来,党领导下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顺利推进,明确和赋予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市场主体地位,有效增强了农村集体经济的活力。一是要选优配强基层党组织班子,选拔培育一批政治素质高、党性原则强、业务水平优、群众基础好的党员干部,提升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和服务群众能力,强化对集体经济的宏观把握,同时还要注重多方党组织合作共建,打破村域、沟域、镇域壁垒,不断扩大党支部“朋友圈”,探索集约发展、互补发展、共赢发展的新路径。二是要加大基层人才供给,在村内注重发现政治强、懂经营、善管理、能致富的“能人”,在村外要积极引导外出经商务工人员、退休干部、退转军人、高校毕业生以及各行业经营主体回归农村,形成强大的人才智库支持。

  坚持共享发展以维护农民根本利益。一是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立法方式清晰界定集体所有制环境中各生产要素的产权,实现诸多要素的集中配置和有序流动,实现农村土地、生态、人居环境等资源的最优配置,持续将发展成果的“蛋糕”做大。二是要积极有效地跟进政府宏观统筹和管理服务,引导村集体经济组织积极探索创新资源变红利的有效形式,稳妥处理集体增收与家庭增收的共赢关系,努力推动集体经济发展壮大的同时实现农民增产增收。总之,要不断拓宽增收途径,不断扩大受益群体,不断提高共享发展的获得感。

  坚持依靠法治有效防控市场化风险。风险控制的核心目的是为防止经营投资亏损后直接减损集体成员的利益,以致集体经济制度目标无法实现。因此,对新型农村集体经济风险控制宜采取更为严格的制度审视。要构建更强力的风险防控制度,区分主体类型来配置差异化的风险控制机制。在现行的市场准入制度基础上强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风险控制,及时增设相关风险控制制度。就现实情况看,尤其要对仍旧从事粮食生产和承载社会保障功能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进行严格的风险控制。

  来源: 人民论坛网 作者: 李文嘉 李蕊 【编辑:房家梁】